• >
主页 > 68998.com >
68998.com
可穿戴设备:马太效应初现战局焦灼48199中特网
发布日期:2020-01-27 10:10   来源:未知   阅读:

  这首先与智能手机市场的白热化态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1月初,国际数据机构IDC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数据,其中显示领跑阵营市场占比进一步扩大——本季由三星、华为、苹果、小米和OPPO组成的五强阵营合计占据了全球智能手机71.3%的市场份额,而这一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为69%。

  放眼中国市场,智能手机行业的存量市场红海竞争态势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样根据IDC的数据报告显示,华为、oppo、vivo、小米和苹果组成的领跑阵营本季已经占据了中国市场94.9%的份额。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众硬件科技领域玩家纷纷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除了发力5G手机等深耕智能手机行业需求之外,业务边界的横向扩张已经成为了前者们所瞩目的一个重要方向,可穿戴设备就是其中一个非常典型的领域。

  根据IDC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Q3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总计达8450万部,同比增长94.6%。苹果、小米、三星、华为、Fitbit占据前五强,而这一领跑阵营的品牌身影与去年同期如出一辙,甚至连排位座次方面都几乎没发生什么变化。

  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是,可穿戴设备领域的马太效应——强者愈强的趋势也正日益明显。

  1961年,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爱德华索普与克劳德香农为了研究凯利方程式在轮盘赌博中的应用,共同设计制造出了一台小型可穿戴计算机,通过穿在身上,可以在赌博过程中计算机率,从而验证他们的公式是否正确。

  1981年,「可穿戴技术之父」史蒂夫·曼恩设计出了史上首个头戴式摄像机;1984年,卡西欧推出了全球最早能够存储信息的数字手表Casio Databank CD-40;1989年,Reflection Technolog推出Private Eye头戴式显示屏;1994年,多伦多大学研究人员开发了一款可以将键盘和显示屏固定在前臂上的腕式电脑。

  受限于技术、成本、应用场景、配套设施等瓶颈因素,这些新生产物并没有能够形成消费级市场,惠及普罗大众。

  智能手表品类更是如此,微软在2004年推出的史上第一款智能手表MSN Direct拉开了第二屏技术的帷幕,却也只能提供新闻、天气、文字消息等信息内容接收功能——甚至需要用户缴纳包月或包年使用费——却无法连接手机接收通知和消息。

  在整个数字科技革命并不算长的历史进程中,一条公认的规律是,一旦有足够多的开发者参与进来,就可以形成一个成熟的市场。一旦市场变得饱和,开发者就会开始设法给自己的产品带来差异性,进而引发领域垂直细分大趋势。

  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软硬件技术的显著进步,上述瓶颈逐渐被打破,一系列真正意义上智能化的可穿戴设备开始进入普通人的视野和生活。

  在这背后,是这一年苹果正式发售Apple Watch,依托于苹果完善的应用生态体系,Apple Watch自发布起应用数量也同步快速增长,这一产品当年即在中国市场实现销量超过100万台。

  华为、小米、中兴、盛大、百度等国内企业相继发布智能手环、智能手表、智能眼镜等产品。这其中,小米手环凭借低价以及极强的在线营销能力,以破千万的销量成为彼时中国智能可穿戴设备市场销量最高的产品。以360为代表的一系列儿童手表品牌也在细分市场崛起。

  时至今日,从品类分布来看,国内可穿戴设备市场已经由智能手表、智能手环与TWS耳机三分天下,三者合计占据了这一领域超过95%的市场份额。

  这份统计数据还指出,2018年华为、苹果、华米、荣耀、Ticwatch、佳明等6家智能手表厂家占据超过60%的中国市场份额。

  放眼全球来看,根据调研机构Trendforce的预计,2019年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将达到6263万部,相比2018年的4400万部继续保持大幅增长趋势,同时还预测到2022年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将首度破亿,达到1.13亿块。

  这其中,苹果是这一领域当之无愧的佼佼者,Counterpoint Research统计的2018年智能手表产品销量TOP 5中有三款是Apple Watch。其领跑地位也正日益稳固,在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研究报告中,Apple Watch的全球市场份额已经从2018年第三季度的45%增长到2019年第三季度的48%。

  三星智能手表2019年Q3全球出货量为190万,比去年同期的110万几乎翻了一番。其市场份额占比也从11%跃升至2019年Q3的13%,第二把交椅的位置不断得到巩固。

  在这一领域可堪一战的国内品牌目前看来是华米科技的Amazfit与华为两家,同样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报告显示,Amazfit在今年第一季度曾跻身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TOP 5与中国市场TOP 2行列,后者则位居Amazfit之后。

  如今的智能手表在产品功能层面与智能手机部分相仿,例如视频聊天、移动支付、收发短信、信息查询等。

  但是,抛开智能手表本身能够与时尚消费品领域相结合的特质、智能手表的微小屏幕决定了其难以像真正的智能手机一样,为用户提供复杂、全面的讯息和交互体验,更有价值或者说竞争力的其实是那些可以一步触达的服务。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理论上讲智能手表的移动支付功能要比智能手机更加方便快捷,但是GFK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显示,在中国、美国、德国、韩国和英国5个国家中,只有35%的受访者有兴趣使用智能手表付款,后三个国家的受访者中这一数据比例均低于30%。

  事实也的确如此,作为当下最贴近我们身体的消费电子设备,智能手表的未来发展方向或许在于进一步满足用户群体的医疗保健需求,其在健康监测方面具备独树一帜的优势,随着各种生物传感技术的日渐成熟,智能手表可提供的健康数据越多、越来越详细。此外,与医疗机构合作,打造更加专业的健康检测功能也成为各个智能手表厂商的常见操作。

  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环出货量达到4550万件,同比大幅增长65%。其中大中华地区同比增速达到60%,市场份额占比全球的40.2%。

  这其中,小米占据了龙头老大的位置,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手环出货量达到1220万件,同比增长高达74%,并以27%的市场份额居于全球第一的位置。华为则增速迅猛,这一季度实现同比243%的惊人增速,正在向苹果的全球第二地位发起冲击。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的双重加持下,以更加丰富的内容生态为基础的智能手表迅速崛起,可穿戴市场的中心正在由智能手环转为智能手表。而智能手环领域的一些痛点也已经浮出水面,同质化严重是困扰这一品类发展的一个最重要问题。

  就目前来看,市面上所有的智能手环在功能上都高度相仿且较为单一,即计步、来电提醒、监控心率、血压、睡眠质量等,主要服务于用户的运动、睡眠等健康监测需求。

  其一,深耕人体数据监测的大健康领域。如果在监测数据精度和时间跨度方面能够同步有所提升,那么智能手环硬件厂商将有希望成为拥有医疗数据的大数据服务商,在大健康领域居于相当重要的角色地位。

  其二,与更多智能场景打通。以上下班打卡为例,当前诸多城市白领上下班打卡往往需要使用企业即时通讯应用,如果能将智能手环与这些app结合打通,带上手环一定时间内进出办公范围内就能自动完成上下班打卡。与这样的工作生活场景相打通,将大幅提升智能手环的实用性。

  在今年第三季度,耳机类可穿戴设备以48.1%的市场份额占据了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半壁江山,AirPods、Beats耳机的大受欢迎是帮助苹果在本季实现出货量同比上涨195%,并以35%市场份额继续占据可穿戴设备市场主导地位的根本原因。

  根据IDC预估,以真正无线可实现单双耳佩戴的TWS耳机为代表的耳机类智能可穿戴设备在2022年将增加6倍,达到1230万件,成为所有可穿戴设备中发展最快的品类。

  在这背后,一方面是AI智能化应用的增长,如智能助理、健身追踪和实时语言翻译等诸多功能正在添加应用到TWS耳机中,越来越多的应用场景决定了这一品类的市场潜力被不断挖掘出来。另一方面则在于芯片技术的推进落地,这一核心技术的不断成熟直接推高了TWS耳机的音质、传输与功能性,并降低了边际生产成本。

  在未来,TWS耳机的发展关键更多的在于硬件层面的持续优化,如续航、降噪和传输距离等。

  例如,TWS耳机本身是依托于蓝牙技术来实现的无线协议,TWS耳机理论可达到300米的传输距离,但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受到嘈杂外部环境、电路本身、射频干扰等诸多因素影响,TWS耳机的主流适用范围往往在10米内,随着传输距离的不断优化增加,其应用场景也将逐渐扩大,对应产品品牌自然会站上行业优势高地。

  要知道,在苹果、三星、小米等玩家的相对市场占有率有所变化之余,是整个市场规模与各家出货量在绝对意义上的大踏步前进。

  这取决单个硬件能收集的数据类型和规模都非常有限,真正的智能化必须依赖多种智能硬件设备的收集和数据共享才能实现,单一的可穿戴设备往往会陷入不具有实用价值的伪需求困境中。

  苹果、华为、三星、小米都是典型的例子。以苹果为例,Apple Watch之所以能高歌猛进,与IOS生态下丰富的应用就有着直接关系。随着Apple Watch Series 4正红增加了心电图绘测(ECG)以及跌倒检测功能,直接面向消费者健康应用,帮助医生提供关键数据,这一产品俨然已经成为了私人医疗助理领域的一个核心应用。

  再以小米为例,今年Q1推出的小米手环4NFC版支持小爱同学语音助手并接入IoT,可实现语音操控智能家居。这意味着,小米智能手环的应用场景正在渗透拓展至小米旗下的智能生活场景中,其市场前景自然远非那些仅能用以监测运动、睡眠数据的手环可以相抗衡。

  其次,可穿戴设备有着极高的技术门槛,需要足够充沛的技术底蕴积累与大量资金及时间成本投入,小企业并不能负担起这样的成本重压,也难以跨越技术门槛障碍。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苹果早在2012年就申请了智能手表首个专利(操纵相机),直到今天Apple Watch系列产品依旧有着明显的痛点,包括无法进行长期睡眠监测只能通过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来提供、跟踪睡眠的电池续航时间非常短暂等。

  到了2013年,正式发售的谷歌眼镜遭遇180度大转弯的风评变化,诸如耗电量太大、发热严重、产品设计粗糙、可视区域小、成像效果差等问题纷纷浮出水面,「谷歌眼镜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产品」成为了主流评价。

  2015年1月谷歌眼镜项目正式关闭。有业内人士评价称,48199中特网「谷歌眼镜就是早生了十年的产品,图像识别必须借助神经网络,只有当技术到了一定地步,智能眼镜才能真正开始会看会想。」

  所以说中小科技、制造业企业既无主观动力,也无客观实力去推动像谷歌眼镜这样的可穿戴设备创新项目,更无法承担创新失败所带来的巨大损失,也就不难理解了。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线上“失物招领”、“刷脸”住店上网、大数据破案……智慧新警务提升广东公安社会治理能力。黑龙江哈尔滨最好的风水大师哈尔滨最牛的风水师排名榜曾道人救世

网站首页  | 六合全讯网论坛www.82468.com  |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  | 78000心水论沄  | 24422香港财神爷  | 香港正版甫京赌侠诗153期  | 68998.com  | www.733400.com